欢迎来到氩媒体
客服热线:400-032-0992

陈黎:驹马要实现产业上下游同频联动

核心摘要:陈黎:驹马要实现产业上下游同频联动

今年以来,乘用车的互联网造车运动几乎是席卷了整个中国的创业圈。一大批行内行外的创业者纷至沓来,企图在原本就竞争激烈的红海里分得一杯羹。不过,对于同样是万亿级的物流行业,伴随着技术发展,传统的物流体系也同潜在着产业迭代升级中的巨大机会。相比于已是红海的乘用车市场,物流商用车市场可以说是一片前景广阔的蓝海。

“目前,传统的货运卡车还处在一个比较低端的水平,整车的数字化、智能化、网联化水平都不够,整个行业的效率也有着很大的上升空间。”驹马集团联合创始人陈黎对猎云网表示,伴随着人工智能、三电系统、5G等相关技术的发展,物流行业将会迎来全新的变革。

“在这种趋势下,驹马作为深耕行业多年的物流公司,对于司机的需求有深刻的认知,驹马想打造一辆更‘懂’司机的城市卡车。”

物流卡车新势力

符合未来同城配送的新型卡车到底是怎样的?

2018年8月1日,在以“JU无限·造不凡”为主题的2018造车计划战略联合发布会上,驹马集团、普洛斯、京东物流、威马汽车四方宣布共同出资组建智慧卡车公司,打造卡车新物种。

据猎云网了解,新型卡车将通过智能终端,为司机提供一位“高智商”的“副驾驶”,业务对接OPEN API、物流地图、多点收派、远程实时诊断、危险智能提醒等一系列新的体验。同时每一辆卡车的背后,都会由一整套物流Saas平台和资产管理平台全程保驾护航。预计,2020年智慧卡车开始量产并投放市场。

“为什么驹马要造车?这跟驹马此前的具体业务是一脉相承的。”陈黎说,驹马从诞生就横跨了卡车租赁和同城配送两大板块。驹马最开始就是通过同城配送来拉动了卡车租赁业务,形成一个正循环。驹马此前在整个运作过程中,会根据城配场景的需求去定制化卡车。“在当年驹马应该是整个行业里面的第一家。”

后来,随着业务的发展,陈黎和团队看到了美国、德国、日本针对于物流行业,已经有了很多很好的技术解决方案,但是中国的卡车制造没有把这些技术和理念加入进来,导致了中国传统的卡车数字化、智能化程度很低,让规模化管理的难度很大,效率变得很低。所以驹马决定自己去造卡车,用自身的多年的经验积累来改造物流行业。

据陈黎介绍,在今年8月成立智慧卡车制造公司股东里,京东物流、普洛斯、威马对于新型智慧卡车的制造都有着各自很重要的职能。

作为“造车计划”的参与者,京东物流在电商、物流、技术、金融等方面的深耕与行业优势,特别是在物流大数据方面的积累,将在新车制造和运营上提供有效的帮助;普洛斯本身是做物流仓储的,也有专门科技板块的投资基金,在资金和具体的业务场景也能做到优势互补。而至于威马,作为造车新势力的明星企业,可以在卡车设计、制造、新能源动力技术等提供全方位的“车”能力。驹马集团则依靠自有卡车运力规模,对于物流配送场景、卡车资产运作、数字化运力的研发与应用,打造了国内首套完整的物流卡车生态服务体系,推动此次跨界造车。

“有了各方面的优势互补,新车制造的推进就能高效推进。”陈黎表示,按照目前的速度,2020年的量产没有太大问题。

不止造车

“未来,驹马交到司机手上的不单单只是一辆卡车,而是一套全链条的、完整的解决方案。”陈黎表示,新车是和上游客户的订单一起交到司机手上的。于此同时,驹马还会提供相应的金融、维保、风控等相关服务。

在整车智能上,新型智慧卡车会在包括车头、货箱、底盘等环节前装相应的传感器,比如说疲劳驾驶的传感器,然后涉及到冷链的,会有温度的传感器,以及包括载重的测量,速度的测量,包括电池温度的测量和风险预测。

在车后服务上,陈黎提到了驹马自己的“铁三角”,即围绕运力的升级打造的重资产、科技、金融三个维度解决方案。驹马自行运营资产、管控风险,并通过科技使资产高效、可视、可控。

驹马为运力驾驭了两大科技板块:首先,驹马的“宙斯盾”系统主要服务物流产业从定单、获客整个服务过程的闭环体验;另外,驹马将每辆车看作是金融产品,也就是资产,所以驹马通过“索尔”系统完成了卡车从采购、租赁、退役等环节。这两大引擎赋予了运力真正全新的生命,驹马可以为客户提供一个完整的科技化运力包,同时也提供OpenAPI系统和上下游合作伙伴形成高效的连通。

“驹马想改变以往传统卡车司机低效的‘趴活’现状。”采访最后,陈黎提到了驹马作为一家科技物流企业的愿景,陈黎希望能通过技术升级为卡车司机提供一个更体面的生计。

“货主需要的不是机械工具,而是一个服务。驹马在这样的视角下打造了城市卡车新生态,将把物权和使用权进行分离。驹马只想做一件事情:做中国最大的科技运力池。”陈黎说。

以下是对陈黎的问答整理,略有删改:

猎云网:咱们先聊一点比较比较有意思的话题。为什么公司会叫驹马?

陈黎:首先从属性上来讲,马就是最传统的运力,驹马的核心也在做运力,只不过今天驹马想把传统运力做成更智能化的运力,所以从属性上是一致的。

第二点是小马驹代表着很好的成长性,很好的可塑性,我们觉得它的形象跟驹马的团队以及我们做的业务是蛮符合的。

猎云网:我了解到驹马最开始是做城市配送的,后来为什么又成立了一家专门做智能卡车的公司?城配与造车是两个个完全不同的领域,跨度挺大的。

陈黎:之所以有这个转变,可能是因为首先驹马本身原来就不是一家典型的传统城配公司。

驹马从诞生就横跨了卡车租赁和同城配送两大板块。驹马最开始就是通过同城配送这种场景,拉动了卡车租赁这套业务,形成一个正循环。我们在整个运作过程中,又有别于传统的卡车租赁,有别于传统的城配,为什么这么讲?

比如说我们在整个的服务环节过程中,我们会根据城配场景的需求去定制化卡车,在当年驹马应该是整个行业里面的第一家。我们会思考,今天的快递、城配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车型,可以在成本结构上是最划算的,在业务服务上是最接近的。所以驹马其实在2016年就已经实现了跟车厂之间的定制化生产合作。

后来,我们又看到美国、德国、日本都有很多很好的技术,这些技术与物流场景特别契合,但是中国的卡车制造没有把这些技术和理念加入进来。中国的卡车大多都只有一个标准,比如一个4米2的车,就纯粹是用农用车那种体系改造过来的车型。车型再小一点,就都是电瓶车三轮车了。这都是有问题的,这里面改造的空间很大。

另外一点就是,现在的卡车数字化、智能化程度很低,这样就导致了规模化管理的难度很大,效率变得很低。所以我们决定自己去造卡车,用自身的多年的经验积累来改造物流行业。

猎云网:新造车公司里,驹马承担什么样的职能?普洛斯、威马、京东物流等合作伙伴又承担着怎样的角色?

陈黎:首先确定一点,驹马是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包括战略在内的诸多规划都是由驹马来主导。

那么,为什么普洛斯会对这件事情那么感兴趣?因为普洛斯本身是做仓储的,普洛斯自己也有专门科技板块的投资基金。他们在物流行业的积淀很深,会认为除了物流行业的迭代出了科研投入外,还需要投资物流车队的运营者。

至于威马,它是一个市场定位清晰,而且很大胆的,已经跑出自己一片天地的一个新能源新型的造车公司。他们在新能源造车上的资源整合能力是很强的。虽然它是做乘用车的,但是乘用车在三电技术的研发体系实际跟卡车有很多相通之处。

然后就是京东物流,它能给新造车公司提供造车所需要的大数据以及大订单。将来,我们交付给司机端的车,从交付那一刻起,就是带着订单的。实际上,新车诞生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上下游的一个联动,司机接到车的同时也会收到我们提供的订单,完整的物流解决方案以及后续的金融、维保等全生命周期的服务。

猎云网:新车的研发会不会涉及到无人驾驶的部分?

陈黎:驹马生产的第一辆车不会涉及到无人驾驶,但是我们保证它是会拥有向无人驾驶方向迭代的硬件能力。首先,新车的地盘我们会重新来做,然后包括车头、货箱等我们会前装相应的传感器,比如说疲劳驾驶的传感器肯定会有,然后涉及到冷链的,会有温度的传感器,以及包括载重的测量,速度的测量,包括电池温度的测量和风险预测。

猎云网:相比于同城配送里的其他玩家,驹马在具体的业务模式有哪些不同?

陈黎:首先,同城物流是个非常庞大的市场,其他友商其实也做得挺棒的,但与我们有本质上的不同。

其他同城配送的公司大多做的是信息撮合服务,C端或者是小B端的客户占主要。而驹马主要是中大型的客户,两种客户的痛点是不一样的。中小客户可能就是需要服务及时、价格便宜,但是大型客户对于风控标准有着严格的要求。

驹马的客户群体是需要从A点到B点、C点、D点的运力服务,所以我们需要提供的是规模化的稳定运力服务。第二驹马是要做风控的,我相信很多平台性公司上面的运力,他可能连货物险都没有,驹马全部的车都是全套的货物险,这样我们才可以去拉更高价值的货品。

猎云网:今年驹马在融资节奏加快了很多,融资金额也加大了额度。这背后是因为在真正的寒冬到来之前,需要“尽量多穿衣服”还是业务扩张的需要?

陈黎:首先第一点,驹马其实从2018年开始,进入到了一个快速增长的状态。基于这样的业绩,我们加快了融资速度。另外一点,也是对于资本环境的恶化做点准备。

今天有个投资人讲得很好,好的企业一定不是被寒冬冻死的。更多的资金是为了保证公司一定的抗风险能力,但这并不意味着能促使你变成一家好公司。企业的主要驱动力还是来自于企业自己。

猎云网:驹马的第一辆量产车是2020年,这个时间表是可行的吗?

陈黎:我觉得是可行的。首先卡车制造跟乘用车是不太一样的,我们去调研了中国的卡车生产厂商,其实他们是有这种新型卡车生产能力的,只是可能缺少点决心他们没有敢去做。但是今天,我觉得驹马是激活了他们这种造车的能力。

我们目前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技术的研发和产品的设计上,在量产资源方面我们其实没有那么担心,我们也已经找到了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相信明年应该会把这些所有的合作伙伴都会公开出来。

在团队方面,我可以大概说一下方向。我们的核心创始团队有来自于中国顶级的卡车制造商的高管,也有BAT的互联网人才。现在公司的CEO也都已经敲定了。

(责任编辑:胡雪)
下一篇:

【活动邀请】疫情与贸易摩擦下的石化供应链 | 2020全球化工供应链(中国)峰会

上一篇:

京东海外扩张新动作 推动泰国智能物流布局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cnzbcg.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