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氩媒体
客服热线:400-032-0992

四十年说|中国物流业:从蹒跚学步到部分超越

核心摘要:四十年说|中国物流业:从蹒跚学步到部分超越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物流业实现了从无到有,从无序到有序,从蹒跚学步到部分超越。这也验证了,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大环境中,哪个行业及其专业市场最先对外开放,在那个行业及其专业市场的竞争中,中国企业就会从开始的蹒跚学步、数年的学习切磋走向最后的全球领先。家电行业如此,电商行业如此,快递行业也是如此。

一、改革开放初期的蹒跚学步阶段(1978-2001)

中国“物流”的概念起源于1978年,不过却是日语中的汉字“物流”。1978年11月,原国家物资总局与国家计委、财政部及3省有关单位组成由副总局长陶力带队的17人中国物资工作考察团,到日本考察生产资料管理和流通,首次学习到“物流”一词并写入考察报告及《外国和港澳地区物资管理考察》书中,开始了中国现代物流的启蒙、起步和发展。

然而,此“物流”实际上是日本通产省1965年会同“日本物流之父”平原直按照美欧国家物资配送(Physical Distribution)和后勤学(Logistics)两个定义最先翻译为“物的流通”,1970年简称为“物流”而成。中国“物流”则是由日语转译后的讹传,中日汉字的差异使得国人对物流产生误解,也给中国物流业发展增加了一定的障碍。

改革开放前,并没有真正意义的现代物流。国家对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采取城乡二元制的计划生产和配给,国家计委负责计划指标,商业部、物资部、外贸部和供销合作总社等物资部门负责调拨,交通部、铁道部和邮电部等交通部门负责接取运输和送达,物资部两级物资储备站负责仓库保管。所有采购、运输、包装和仓储部门只是按照指标性计划开展与生产和配给相应的采购、运输、仓库管理和供销等活动,物资匮乏与产品库存积压并存,只具有物资运输、仓库保管、包装、装卸和简单流通加工等功能活动,难以称为物流。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978年全国货运量只有24.8946亿吨,与2017年全国货运量的479亿吨相比,仅为5.2%;1978年铁路货运量为11.0119亿吨,占比高达44.23%,当年“铁老大”的名号名副其实;1978年中国远洋运输公司零突破,开始了第一艘搭载162个集装箱的集装箱班轮运输,而2017年中远海运集装箱收入就达到了133.36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三。

改革开放的两个关键点:一个是把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变为以市场为导向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另一个就是把闭关锁国、自力更生转变为对外开放,逐步引入外资和外企,物流业也同步开始逐步向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过渡。

1979年,邓小平同志亲自定调应从发达国家引进技术和资金,并确立日元贷款先行,开创了长达30年高达32000亿元的日本贷款援助模式。中国政府首次主导申请日元贷款项目,在实际操作上第一批日元贷款在1979到1983年全部投入到涉及煤炭的六大运输项目。伴随着日元贷款,日本制造企业最早进入中国。而日本快递企业——日本海外新闻集中式会社(OCS,中文名字为欧西爱司),为服务于日本商社和媒体对日本报刊杂志及商业文件的需求,与中国对外贸易运输公司签订快件代理协议,而第一个将快递于1979年引入中国。中国邮政也在此市场需求下,在1980年开始了第一份快件业务。

1980年,中央将深圳、珠海、厦门和汕头从前一年的出口特区转为经济特区,小平同志肯定了包产到户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又提出在农村政策放宽之后,总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关键是发展生产力,为集体化创造了条件,改革开放的程度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人民日报》提出“允许长途贩运是完全必要的”,商贸与物流开始有少量个体户进入。

政府和企业向先进的日本同行学习成了主旋律。1980年,中国物资经济学会成立,原国家物资总局副总局长余啸谷任理事长,并开始与日本两个最大的物流团体——日本物的流通协会和日本物流管理协会长达十余年的互通交流,为国内物流启蒙和宣传教育奠定了基础。

另一条伴生的主线,则是物流理论体系的构建。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中国重新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到1979年春中央开始解禁图书限制,全民开启崇尚文化、汲取知识的时代潮流,1980年政府和民间又在改革开放意识下开始了全民学习英语的热潮和大规模的翻译运动,但直到1986年2月才由吴润涛、靳伟、王之泰三人翻译出版第一本物流专业著作《物流手册》;同年9月,靳伟、薛宝田和李振三人又翻译出版了《物流管理入门》,开始成系统地引入国外先进物流的理论体系。

1981年,国家正式承认个体户,并要求国营企业扩大企业自主权;1983年,交通部开始实施“有河大家走船,有路大家走车”的改革方针,允许个体户进入运输市场,并鼓励货主单位投资建设航运码头;同年,陕西西安至三原一级公路首次引入世界银行贷款;1984年,国务院批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公路建设鼓励措施;同年,国务院还发布了《关于农民个人或联户购置机动车船和拖拉机经营运输业的若干规定》,明确了私人购置汽车的合法性,为后来日益活跃且成为市场主流的私营公路货运产业奠定了基础。

1984年,中央决定进一步开放14个沿海城市,同年,中国首次派出体育代表团参加美国洛杉矶主办的奥运会。在中日友好关系之后,中美、中英等国关系迅速升温,国际物流企业也开始通过合资合作方式进入中国市场。国际物流巨头FedEx率先通过与中外运合作进入中国快递市场,另外三大巨头UPS、DHL和TNT也同样通过与中外运合作进入了中国市场。

1985年,开始落地实施在1984年莫干山会议上提出的生产资料价格双轨制。价格双轨制一方面让国营企业提高了生产积极性以增加计划外奖金,原铁道部开始实施“以路建路”的经济承包责任制;另一方面则让乡镇企业可以通过议价购买超出计划的商品,极大地丰富了市场,并在不平等成本体系中通过管理效率优势逐步占据了市场的主体,1985年的全国货运量是1984年货运量的2倍还多,但铁路货运量占比却跌落到17.52%,公路货运成为运输的绝对主角。

特别是1984年在小平同志为雇佣103人而被抓的“傻子瓜子”年广九正名,个体户“伤不了社会主义”后,个体户和民营企业开始扩大规模并积极进入到公路货运与仓库、水路运输及码头仓库等领域,并以其灵活性、高时效和“门到门”等较高服务等率先向物流企业模式靠拢。

在此期间,国家在交通、仓储等物流基础设施和物流技术上加大了投资力度和融资方式。1984年,国务院批准同意提高养路费征收标准、开征车辆购置附加费,特别是允许“贷款修路,收费还贷”,奠定了公路建设的资金支持和快速发展;1986年,国务院同意对26个沿海港口的货物收取港建费,实行“以港养港,以收抵支”,保障了稳定的港口建设资金;1984年,为解决三贸铁路建设资金问题,广东省试行合资建设、并发行铁路建设债券,将铁路竣工时间提前了5年;1991年,铁路征收每吨公路2厘的建设基金;同年,成立金温铁路公司,成为第一条引入外资的铁路;1992年,国务院批准《关于发展中央和地方合作建设铁路的通知》,铁路建设资金也开始逐步稳定。

1984年,受市场需要,原国家计委、原铁道部、原物资总局等机构研究人员与高校研究者共同成立了国内第一个物流组织——中国物流研究会,首开国内现代物流研究;1984年,原北京铁道学院设置了物流管理工程方向的硕士学位;1985年,原北京钢铁学院钢铁机械系设置物流工程教研室;1986年,中国物资出版社出版了译本《物流手册》;1987年,原北京物资学院设置了物流本科专业;现代物流理念逐步通过高校和研究机构向企业和社会扩散。

1986年,国务院做出《关于深化企业改革增强企业活力的决定》,提出“全民所有制小型企业可积极试行租赁、承包经营,大中型企业要实行多种形式的经营责任制,可以选择少数大中型企业进行股份制试点”;1988年,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提出“私营经济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补充”。随着1990年国内最早兴建的高速公路——沈大高速正式通车,政府有关私人购买汽车的限制进一步放宽,个体创业者涌入公路货运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

然而,推动市场发展活力的价格双轨制也有其负面效应,即价格体系差异下的权力寻租——“官倒”,并随时间推移愈演愈烈。抵制权力寻租的对策是1988年和1992年实施的价格并轨——“价格闯关”。前一次引发了抢购风,第二次则在小平同志南巡的助力下,到1994年并轨成功。统一市场价格极大幅度提高了市场要素禀赋配置优化能力,并完成了中国从计划价格到市场价格的成功转变,市场增长也使得1992年全国货运量首次突破100亿吨。

1992年,小平同志南方讲话中提出“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股份制改造开始进入正轨。虽然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早在1990年底就开通了,但政府有真正用股份制解决体制改革中国企改革的核心问题却延迟到了1992年。1993年第一家股份制铁路公司——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并于1996年在香港和纽约正式上市;成立于1993年的中铁铁龙集装箱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于1998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铁路系统第一家A股上市企业。

中央在“八五计划”特别列入了“积极发展配送中心”,针对当时的城市商品供给不及时的问题开展了城市配送行动。民营企业也借势大规模进入仓储、运输领域。1992年成立的华田航空代理公司(2002年更名大田集团)开始承揽国际空运普货业务,1993年“快客达”成为第一家民营快递企业,1994年成立的广东宝供储运有限公司布局全国储运网络,同年成立的宅急送建立全国快运网络;个体车主更是在“货多车少”的市场竞争中如鱼得水,并自发形成了各类城市物流/配送中心,以至于到了1996年,原内贸部不得不出台《物流配送中心发展建设规划》进行统一规范。1998年,深圳平湖物流基地成为中国第一个专业物流园区。

水运和港口也开始进入了改革的深水区。1996年,国务院批准《深化水运管理体制改革方案》,提出将政企合一的港务局改组为企业,港口企业成为市场的主体;2001年,国务院办公厅通知,所有中央直属和双重领导港口全部下放地方管理,同时实现政企分离。

但当时的物流发展依然受到传统体制制约,直到1999年国家领导通过“现代物流发展国际研讨会”首次书面提出“要重视发展现代物流”,以“物流”注册公司名称才得到广泛获准。同年,宝供储运第一个更名为宝供物流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海尔集团成立专业第三方物流——海尔物流。

(责任编辑:齐红霞)
下一篇:

【活动邀请】疫情与贸易摩擦下的石化供应链 | 2020全球化工供应链(中国)峰会

上一篇:

只有5%物流企业才有此殊荣!去年刚独立的京东物流为何做到了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cnzbcg.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