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氩媒体
客服热线:400-032-0992

仓储合同纠纷频发,货物都去哪了?

核心摘要:仓储合同纠纷频发,货物都去哪了?
近年来,仓储合同纠纷频发、多发,并且出现了保管人拒绝交付仓储物、仓储物丢失、第三人主张仓储物权利等新类型纠纷。其中,涉钢材贸易引发的仓储合同纠纷最多,成为仓储合同纠纷的重灾区。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例,仅2012年该院受理的16件仓储合同纠纷案件中,就有15件涉及钢材贸易。办案法官认为,加强监管、完善体系、规范流程,已成为推动仓储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仓储方违规放货 仓储物短缺丢失

2013年初,原告天津某投资公司与被告北京某钢贸公司签订仓储合同,原告在每次盘点时均要求被告出具相关的库存货物统计表以供核对,被告出具的库存统计表均显示货物悉数在库。

但2013年底,原告提货时,被告以各种借口推脱,拒不放货。原告了解到,其库存的货物早被被告私自放走,遂诉至法院,要求被告赔偿损失。被告辩称,原告委派员工颜某以手机短信方式指令被告发货,颜某对所发短信均予以确认,收货单位与原告均有买卖合同,并已向原告付款。被告有理由相信颜某的行为代表原告,双方已经变更了仓储合同中发货的流程,原告对此从未提出异议。

因双方在仓储合同中已明确约定放货程序及提交相应的文件,但被告未按约定办理提货手续,造成货物短缺或丢失,存在被告工作人员与原告工作人员串通提货的嫌疑。法院认为,被告并未将货物依约交付给原告或原告指定的提货人,在双方已明确约定依《提货单》出库的情况下,未按照约定办理出库手续,遂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缺失的货物损失。

第三人强行提货 货物权你争我夺

此类情况主要因涉案货物的货权存在争议,或存货方与第三人之间存在纠纷,产生第三人强行提货的问题。

原告天津某投资公司与被告中国外运天津有限公司物流分公司曾签订仓储保管协议,原告将钢材委托中外运物流分公司进行仓储保管,仓储地点在金鑫鼎丰分公司仓库。后中外运物流分公司传真一份告知函给原告称,其公司现场人员发现鼎丰仓库强行提货,要求原告派人赶赴现场。

原告派员赶赴现场时,货物已不在仓库。被强行提取的角钢系金鑫鼎丰分公司押给原告的质物,由外运物流分公司代为接收入库。原告诉求被告赔偿仓储货物损失。被告则认为,原、被告之间仅是委托代理关系,代为接收质物,非仓储合同关系,且原告并非涉案货物所有权人,原告无法证明其实际损失。

厦门中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在保管期间仓储物被他人提走,被告作为保管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并判决被告赔偿原告货物损失。

仓单被随意质押 货物被擅自易主

厦门中院在审理钢贸交易过程中,发现一物多卖,或将已售货物又向银行质押的情况。在原告厦门某钢铁公司诉被告昆山某仓储公司(下称昆山仓储)、第三人昆山某钢铁公司(下称昆山钢铁)、某银行昆山支行(下称昆山支行)仓储合同纠纷案中,原告接受丰新公司(化名)委托从上海、南京购买钢材,并将货物卖给昆山钢铁,由于预期钢材价格上涨,同日,又由原告回购,之后,丰新公司又向原告回购了这批货物。

后由于钢材价格下跌,丰新公司无力付款,原告与丰新公司解约后,向昆山仓储提货。而昆山仓储在与原告签约的同时,又与昆山钢铁签订保管协议,就同一批货开具不同的仓储凭证。昆山支行根据保管协议、发票、货物质量证明书接受昆山钢铁的出质,贷款给这家公司。

原告以仓储合同纠纷为由,诉请确认存放于昆山仓储的5400吨钢材归其所有,并予以交付,若不能交付,应赔偿其相应损失2700万元。而昆山支行提出异议,认为其对货物存在质权。双方当事人对货物是否享有所有权,昆山支行对货物是否享有质权也存在争议。

法院核实,原告货物有进仓库,货物的数量、规格与入库单一致。而昆山钢铁向昆山支行提供的货物增值税发票及质量证明书均系伪造。昆山钢铁的钢材已为原告购买并与昆山仓储办理了入库手续。昆山钢铁不享有钢材所有权,却将钢材质押给昆山支行。

厦门中院认为,从厂家出具的发票、证明,原告的付款情况、入库情况可以确认,讼争钢材属原告所有,昆山仓储未依约交货已构成违约,遂判决确认讼争钢材归属于原告所有,昆山仓储应当交货,不能交货应赔偿损失。

■     司法观察

港口物流发达地区涉案企业多金额大

记者在梳理厦门中院审理的仓储合同纠纷案件后发现,此类案件的类型化特征十分明显:

——涉案金额大。从仓储合同纠纷的收案情况来看,基层法院收立的案件占小部分,大部分集中在中院。涉案的标的都比较大,标的物多集中在煤、钢、化学物品等大宗商品上,这些大宗商品的价值往往十分巨大。2012年仅仓储合同纠纷的涉案标的就达3.8亿元,单个案件涉案标的从上千万元至四五千万元不等。

——国企涉诉多。因厦门市几个大型的国有企业均有贸易业务,这几年发生的仓储纠纷特别是钢材贸易引起的仓储诉讼几乎都涉及到了厦门的这些国企。记者在查询相关资料时发现,类似于厦门企业的这种情况在不少地区均有发生,经济发达地区的贸易类企业深陷其中的特征尤为明显。从所涉仓储地区来看,集中在上海、苏州、无锡、扬州、天津、南京、青岛、大连、佛山等港口物流较为发达的地区或钢贸交易市场。

——保全范围广。由于此类案件合同标的巨大,案件引发的连锁反应影响很大,法院对大部分的仓储合同案件均采取了保全措施。如2012年厦门中院受理的15件钢材贸易仓储纠纷案件中,当事企业均向法院提交了采取保全措施的申请,厦门中院均对这些案件实施了保全行为,保全总额达3.7亿元。

——保全过程难。在厦门中院受理的仓储合同纠纷中,存在着存货方与案外人串通不让提货,或第三人主张货权不让提货等情况,保全过程中受到重重阻挠。如有的案件中,法院依法对涉案仓库的货物采取保全措施以后,当地银行即向法院提出保全异议,认为涉案公司已将货物质押给该银行,法院无理由再对此批货物予以保全。在法院核查仓储货物情况的调查过程中,有的涉案仓库企业对法院的工作人员避而不见,拒不接受调查。有的涉案公司还组织工作人员阻挠法院对涉案物资实施保全,法院只得动用法警并申请当地法院配合后强行移库,才得以保全当事人存放的货物。上述情况都增加了司法机关对仓储合同纠纷的执法难度。
(责任编辑:李媛媛)
下一篇:

【活动邀请】疫情与贸易摩擦下的石化供应链 | 2020全球化工供应链(中国)峰会

上一篇:

“中国物流业的奥斯卡”LT大奖活动火热报名中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cnzbcg.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