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氩媒体
客服热线:400-032-0992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核心摘要: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封面设计&责任编辑:小花、小树

前言:

产业数字化,下一个10年我们必须面对的议题,关乎生死。

今天,笔记侠推出“新商业进化论”之《产业数字化》专栏,我们将同各行各业一道,探寻产业数字化更多的想象。

我们相信,共生共建,产业振兴。

本栏目将为您解答:

产业数字化从何而来,又将走向何处?

在产业数字化的大环境下,我们要如何摆脱产业发展困境?如何将数字化、智能化更好地嫁接到产业当中去?

我们将通过一系列访谈、案例分析,搭建起一个共话未来的平台。

第一期,我们将从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小镇开始,将目光锁定在那个越来越多企业同台竞逐的产业“江湖”。

城与镇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这种模糊体现在衣食住行上,体现在一个可能随时爆发的消费潜力上。

我们有必要把目光下沉,去发现那个已经变得不一样的家乡。

一、现在的小镇,“互联网化”成风

互联网登上小镇的大舞台以后,深刻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思维习惯,这本身就成了一个值得思考和研究的议题。

年轻人早早就跨进了互联网的门槛,而小镇的互联网化,通常和刷墙运动结合在一起。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是最先刷墙的一批,这是它们用过的一种最硬核的手段。

2013年,淘宝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刷墙:“生活要想好,赶紧上淘宝。”

一年后,京东商城官方微博发了这样一句标语:“既能出国,也要下乡;高大上起来进得了纽约时代广场,接地气下去能涂遍农村的红砖墙。”并配上了两幅照片:一张是纽约时代广场的巨幅广告,而另一张则是红底白字刷在农民家墙上的宣传语。

“刷墙”成了互联网和小镇接近彼此的机会。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到了后来,乌镇这个“小镇”直接成为中国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互联网大会的举办地。

第一次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在浙江桐乡市北端的乌镇拉开。乌镇也成为因互联网而起的典范。

10年前的乌镇,互联网基础设施都还没到位。如今的乌镇,景区检票口用的是人脸识别系统,信息处理仅需0.6秒;如果游客想坐游览车或摇橹船,由于安装了GPS和北斗双模定位系统,手机可一键呼叫;入住酒店无需前台人工登记,通过自助设备登记办卡并刷脸即可入住,房间机器人通过声音指令控制窗帘、电视……

此外,阿里无人超市、垃圾捡拾机器人、远传智能机器人等26项智慧化项目也已在此落地。

伴随着中国小镇的互联网化,小镇的消费观、APP的使用....都发生了变化。

笔记侠春节后征集了“小镇人们过年都做了啥”的文稿,窥一知全,从读者的春节生活看小镇的互联网化和巨大的消费市场。

1.消费正在被不断刷新

互联网的成熟和移动端的普及,让小镇开始用行动向趋势靠拢。

陕西宝鸡蔡家坡的赵能量回家后,感觉镇里的年轻人越来越时尚,时尚表现在衣食住行方方面面。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采访对象赵能量的家乡陕西宝鸡蔡家坡

衣着更加网红化,女性更喜欢品牌类化妆品,像香奈儿、阿玛尼之类。

吃的更加新颖高质量,因为蔡家坡本地青年半数以上受过高等教育,在二线城市生活过,所以他们在消费上乐于接受新鲜事物,除了日常点外卖,他们也会用网易考拉或严选海淘,在本地的餐饮娱乐场所消费也较高。

湖北武汉某乡镇正在创业的赵稀峰过年回家教会了爸妈用拼多多,因为周围人都说拼多多上的东西便宜,拼多多的使用也比较好教。

家住江苏南通市李堡镇的王小飞过年回家和表姐聊天才知道,现在镇上有很多日常消费和城市同步了,这些消费包括家用大电器(苏宁小店,京东家电)、天猫超市,各种自助餐、火锅店、母婴店等。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王小飞表姐的店面

小时候过年,王小飞在外婆家抢水果糖。今年过年,王小飞的家里堆满了车厘子,镇上的电影票越来越贵,贵到比苏州还贵了,但依旧挤满了人。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家住湖南岳阳黄金村的乡村扶贫青年大象春节回家,进门就尖叫起来,原来是家里买了一个55英寸超清4K的网络电视机。

大象妈妈觉得这个电视又大又清晰,眼睛看着舒服,联个网还能看很多平时看不到的剧,于是就买下了。

大象的妈妈今年50多岁了,退休在家,平时生活比较悠闲,便想着法子让自己乐起来。

2018年,她不仅买了网络电视,还学会了在手机上唱全民K歌。看着自己唱的曲子被人送花送评论,她接着唱。

春节期间,她又参加了社群电商团购,在弟妹家开的网上超市“兴盛优选购物群”里买了个稀罕玩意海鸟蛋。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这群里有180人,都是大象妈妈弟妹开日货小店攒下的客户。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象妈妈弟妹的日货小店

几年前,开日货小店的盈利还算不错,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因为大家的网购习惯,小店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大象妈妈弟妹便顺势加入了社区电商团购的队伍,才开始三个多月,日均订单达三十单。

2.视界正在被不断刷新

小镇的互联网化,伴随的是各类移动APP的普及和使用,老年人和00后也分毫不怯场。

小镇:我们已经不一样了

大象的父母

大象妈妈2018年初学会用微信,在大象工作时,大象妈妈总打来微信视频电话,说看了大象今天发的朋友圈问一下那是在干啥。“跳一跳”游戏火的时候,大象妈妈就像一个孩子,坐在那儿乐此不疲地玩了一个多小时。

在使用微信之后,大象妈妈触网入迷。有一天,大象抖音上突然冒出一个“加好友”的信息。

一看头像竟然是自己的妈妈,妈妈还取了一个颇可爱的昵称叫“爱大妈”。大象当时就一惊,没想到,自己的老妈也开始潮起来了。

大象的家乡是湖南一个平常的乡村,“爱大妈”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但乐观开朗的性子,让她愿意去迎接一种新鲜快乐的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孙艳)
下一篇:

【活动邀请】疫情与贸易摩擦下的石化供应链 | 2020全球化工供应链(中国)峰会

上一篇:

谁在“盘”物联网的“网”?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cnzbcg.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