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氩媒体
客服热线:400-032-0992

F厂的日与夜

核心摘要:F厂的日与夜

大家好,我是来自香港大学的姜斌。在阳光明媚的下午,不好意思要给大家带来一个比较沉重的故事。


我现在给大家看一些面庞和数字。这位许先生在25岁的时候选择离开了人间,他是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个工厂的员工。他在高中就是以写诗小有名气的才子,去世后,工友众筹给他出了诗集。




在中国,平均来说,我们每年自杀的人数达到了25万,尝试自杀的人数达到了200万。而跟自杀密切相关的抑郁症,每年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达到52亿元。


我们看另外一个面庞,他努力进入全球最顶尖的广告设计公司,最后倒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中国每年因工作压力导致的过劳死,达到6万人左右。我们国家约有1亿人存在某种精神疾病的症状,每12个人里就有一个人。大家不要觉得这是西方的数字在黑我们,这是我们自己的数字。


鲁迅曾经说过,不是鲁迅,是我自己说的,“欲求实现健康之中国,必先振奋民众之精神”。我们吃饱了,穿好了,现在我们的精神怎么样?


我本来有很多故事可以跟大家讲,今天时间有限,就讲这一个。F厂在深圳,被称为血汗工厂的代表,也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工厂之一。




我们国家有多少人在从事一线制造业的工作?1700多万的农民工,大部分就在这样繁重的制造业产业里求生存。


我认识的一个工友周启早,他有一句诗这样描述:我在流水线上拧螺丝,螺丝在流水线上拧我,我们是两颗狭路相逢的螺丝。


我看到这首诗的时候是2014年,当时我还在美国读博士。那个时候我就有了一种好奇心和责任感,我要回来研究这个问题,所以我和同学同事们一起开始了三年的努力,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


F厂在深圳繁华都市里,从河对岸看过去,白色的厂房绵延一公里,它就像一个禁区,一个堡垒造成的城市孤岛。它通过河流和哨卡,对整个工厂实行相对封闭的控制。

(责任编辑:黄永强)
下一篇:

【活动邀请】疫情与贸易摩擦下的石化供应链 | 2020全球化工供应链(中国)峰会

上一篇:

香港的今天,会不会是深圳的明天?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cnzbcg.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