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氩媒体
客服热线:400-032-0992

刘强东的再造京东计划:三驾马车与吃苦文化

2019-03-19来源:36kr
核心摘要:刘强东的再造京东计划:三驾马车与吃苦文化
刘强东已经很少出现在公司大大小的业务会议上,除了高级别的管理会议。这位曾经事必躬亲的京东创始人开始学会放权,把时间更多放在思考集团的出路和未来上。

京东“二把手”缺失的问题在2018年显露无疑。《华尔街日报》曾报道称,刘强东不在场时,技术上来说京东董事会已经寸步难行,因为京东的章程规定,刘强东不在场的情况下,董事会不得举行正式会议,除非他自己回避。

去年年底,京东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这次调整被称为京东史上规模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京东商城被划分为前台、中台、后台三部分。

新成立了平台运营业务部、拼购业务部,整合生鲜事业部并入7 Fresh;同时,徐雷被推到台前,任轮值CEO,京东内部三大事业群从向刘强东汇报,改为向徐雷汇报。
刘强东的再造京东计划:三驾马车与吃苦文化

有京东内部人士对《深网》表示,在此次变动后,京东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在京东内部变得更像精神领袖,徐雷则走上前台,开始实际担负起整个集团的核心业务。

在今年年初京东年会的演讲台上,权柄的交接成为现实:演讲人从刘强东变成徐雷。和刘强东往年更多关注未来的演讲不同,酷爱足球的徐雷选择了脚踏实地,他在演讲中表示京东商城未来的经营理念,是“以信赖为基础、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创造”。

与上市前后几年不同,精英职业经理人逐渐退出京东管理舞台,更多草根出身的京东人走上前台。京东数科CEO陈生强,2007年4月加入京东;京东物流CEO王振辉,2010年加入;还包括7FRESH负责人王笑松,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负责人闫小兵,时尚家居平台事业群负责人胡胜利等。

京东商城、京东数字科技、京东物流,则是刘强东再造京东的三架马车。重回创立之初的创业公司文化,吃苦、拼搏、激情也屡屡在京东最重要的公开场合被提及。

近日有京东相关部门员工透露,995、996的工作机制正在内部推行。京东官方对外回应称,“拼搏和激情是写在京东血液里的DNA,京东第一阶段的成功就是靠做最苦最累的事情拼出来的,而京东未来的发展除了更加拼,别无捷径。”

01.追赶百度or被拼多多追赶
即便京东最坚定的支持者,也不得不承认刚过去的一年是京东的水逆之年。

京东曾以一波持续两个月股价大涨拉开2018年的序幕。去年1月底,京东股价达到整年最高值50.68美元,市值则超过700亿美元,外界评论此时的京东为“超过百度只差一个涨停板”。

从此以后京东股价一路高台跳水。在诸多国内科技公司先后冲击美股、港股市场的大背景下,京东的股价却几近腰斩,最终市值不足300亿美元。

和年初冲击百度的目标相比,市值不被新贵拼多多超越在年底成了京东更现实的目标。

糟糕的是,尽管京东守住了市值这条底线,但在多个数据层面已经被拼多多超越。去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京东年度活跃用户出现下滑,由上一季度的3.138亿下滑3%至3.052亿,而拼多多已经在年活跃用户数上对京东完成全面超越。

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在用户使用频率和时长这两个指标上,京东也落后于拼多多。

这样的数据其实可以说明,“黑天鹅事件”并非是京东股价下跌的最主要原因,在该事件出现前,京东股价一直持续下跌。

财报数据显示,京东营收同比增幅逐渐下滑,2018年京东前三个季度的营收增幅分别为33%、31%和25%,其中第三季度财报增速是最近9个季度以来的最低值。

2018年,外部环境对京东也并不友好。整个资本市场在这一年进入寒冰期,多家投资机构都曾对《深网》表示,在这样的环境下,投资机构更希望拥有现金回报较快的项目。年初,京东基石投资者高瓴资本退出京东大股东。

高瓴是京东的主要资本来源之一,曾在京东早期重金投资3亿美元,在京东自有物流建设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2018年第二季度,京东持股机构数量达到585家,为历年最高,但到了第三季度,只剩下100家机构持股京东,持股比例更是从21.64%降至0.90%。

8月底,在明尼苏达事件发生后,加剧了大量投资者担忧,京东市值缩水近千亿元,精神领袖无法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在公司上让整个京东人心惶惶,有消息显示在该年双十一大促中,京东并未像往年一样进行大量的广告投放。

这并不是京东第一次遇到大危机,1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京东曾因资金链出现问题几乎死亡,但最终京东逆风翻盘,并最终成长为中国电商两极之一。

12月22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内平县检察官办公室公布调查结果,决定不予起诉,明州事件终于告一段落。消息发布后,京东股价快速拉升,涨幅一度达10.45%。

熬过最艰难时刻后,京东加速了变革步伐。

02.管理变革
当徐雷登上今年京东集团开年大会时,他难得穿上了西服和领带。在未来,这或许将成为一种常态,徐雷将更多取代刘强东的位置,站在京东的最前台。

徐雷说,过去一年,可以说是京东历史上内外部环境变化最剧烈的一年,在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增长之后,商城进入到了一个大变局时期,各种不确定的状况突如其来。

“但我们必须要肯定的是,虽然我们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商城业务的基本面依旧非常良好,我们依旧是最受用户信赖的零售平台,为海内外超过3亿个家庭提供了稳定放心的服务。”

此前曾有外界评论称阿里巴巴的合伙人机制让其人才辈出,如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前蚂蚁金服CEO、现电商平台Lazada董事长彭蕾,现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等。

但事实上,除了和刘强东共同打江山的元老级人物徐雷之外,更多的京东新高层正在涌现并担任重担:

京东物流CEO王振辉,2010年4月加入京东,历任京东智能总裁、运营体系负责人等多个职位,推出多个物流服务新模式,并打造了京东“亚洲一号”智慧物流中心。

京东数科CEO陈生强,2007年4月加入京东集团,曾任京东商城首席财务官(CFO),建立京东集团经营分析体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7FRESH负责人王笑松,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负责人闫小兵,时尚家居平台事业群负责人胡胜利……

这批老臣以外,在京东内部有着“青年近卫军”之称的管培生也开始承担更多责任。

有消息显示,在近日京东内部开启组织变革,启动高管轮岗。原京东CHO(首席人力资源官)隆雨将从管理后台走向业务前台,继续担任集团CLO(首席法务官),向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汇报,同时还将兼任国际业务特别助理,和CSO一起协助集团CEO管理海外业务。

接任隆雨CHO职务的正是京东第二届管理培训生余睿。余睿2008年以管培生身份加入京东,历任华中区区总、华东区区总、京东集团副总裁并兼任过1号店CEO、用户卓越体验部、客户服务部负责人。

京东方面对此次高管变动表示,“作为快速成长起来的年轻高管,余睿在此次轮岗中将从业务前端转到管理后台,在集团管理层面进行更多的锤炼和沉淀,更贴近业务进行支持。”
(责任编辑:齐红霞)
下一篇:

【活动邀请】疫情与贸易摩擦下的石化供应链 | 2020全球化工供应链(中国)峰会

上一篇:

电商巨头Jumia赴美IPO,要做非洲版“阿里巴巴”?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cnzbcg.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