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氩媒体
客服热线:400-032-0992

投产业,就是坚定不移“long 中国”

2019-03-25来源:36kr
核心摘要:投产业,就是坚定不移“long 中国”

我是一名互联网创业老兵,卖过公司给 Google 和阿里,我个人最赚钱的天使投资项目,比如汽车之家、游戏谷也都是典型的互联网项目。

四年半前,我们成立明势资本,决定聚焦在硬科技和企业服务领域,从工业机器人、高端数控机床、AI 大数据、企业服务到 IoT 传感器,再到航天科技、卫星公司、基站公司都有投资,可以说是“上天、入地、下海”我们都投了。

当时很多老朋友和 LP 都有疑惑甚至是质疑:“你以前扎根在互联网,在这个行业积累了这么多人脉,为什么做基金反而选择了 To B 的科技领域?”

去年大家开始关注科技投资了,很多人又说我们踩到了风口。实际上,做出科技投资的选择,是基于独立思考之下,对几个大趋势的判断。

(一)、过去四年做的所有关键决策,其实都是来自于这三大判断

不管是对之前投资项目的复盘,还是从这些年的投资体会来看,我们都应该做一些与市场不同的独立思考。独立思考其实非常反人性,但做投资,其实做的就是反人性的事。

我们过去四年做的所有关键决策,其实都是来自于三大独立判断:

第一,人口红利的消失。

为什么人口对于产业投资这么重要?我还记得在芝加哥大学读人口经济学时,诺贝尔奖得主 Fogel 问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你们认为最重要的一个科技发明是什么?”

老爷子那天的答案是 condom(避孕套),然后侃侃而谈 condom 对人口结构、对经济结构在过去几百年的影响。

今天看中国经济的所有问题,包括中国经济过去二三十年取得的很多成绩,其实都和人口红利、人口结构有巨大的关系。

去年中国新生儿的数量大概是 1500 万左右,这个数字可能是过去二三十年来最低,相比前年跌了 700 万。但这也可能是未来三十年、五十年最高的新生儿数量。这对我们整个经济产业发展都有巨大的影响,而我们投资机器人、企业服务、AI 大数据很大程度上都是基于这个大判断。

第二,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失。

过去四年,我们能看到一些局部的流量机会,比如微信小程序,但这和互联网刚兴起时波澜壮阔般的革命和成长速度,是没法比的。后来有了各种提法,比如说互联网下半场等等,这里就不赘述了。

第三,互联网技术红利也在消失。

相比 20 年前刚刚诞生时的碾压型的技术优势,互联网技术已经成为了水和电这样的基础设施,在过去十几年快速融入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单纯把线下生意搬到线上就能降维打击的机会已经不复存在。

所以在 14、15 年,因为所谓万众创业而起来的 O2O、P2P、共享经济等纯模式类创新项目,我们几乎很少涉足。

其实我们也有过纠结,很多同事也因此不解而离开。在共享单车最火的时候,LP 就质疑我们:“是你们真的想明白了不投,还是因为太火了投不进去?”

当然,后面几年风口破掉的速度一个比一个快,我们也侥幸避过了不少坑。但投资这一行,不是以你躲过了多少烂项目或做出了多少正确的预测来论成败的,最后都是结果说话。

我们四年来每一只基金的 net IRR 都超过 50%,正是因为我们坚信且 All In:中国未来十到二十年最大的机会,一定是通过各种技术创新,驱动效率和产业升级。这是我们所有投资的出发点。

比如,我们最开始投资智能制造、高端制造时,也广受质疑。几乎每一个美国 LP 问我们的第一个问题都是:“制造业不是传统 VC 会投资的领域, VC 应该投那些轻资产、成长迅速,尤其是 Consumer Internet 领域。你们怎么反其道行之,在制造业领域重度布局了这么多?”

其实我们投的是给制造业赋能的科技公司,包括李群自动化、德速机械、玄羽科技,不但不是人力密集型的传统制造业,而是以科技创新为驱动,高科技人才密集、轻资产的新制造业。

我们来算一笔账。中国的工业领域,前年的产值大概在 30 万亿左右的规模,而我们投资的一些企业服务和机器人公司,包括 AI 和大数据公司,单个案例的效率提升就能达到 30% 到 40% 以上。

假如我们取一个最低的数字,比如 10% 的全行业效率提升,那么每年能够产生的价值是 3 万亿。3 万亿人民币市场的价值空间,在四年前几乎是没有主流 VC 投资的,所以我们就如同砍瓜切菜、探囊取物一般,用几百万美金的估值,布局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初创公司。

而在这些布局的公司中,至少有 8 家已经被头部五大券商排在今年科创板的 pipeline 上。这些公司都处在收入几亿人民币,利润超过四五千万人民币的水准上,而且还在持续高速增长。

换句话说,我们之前做的大判断是对的。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中国劳动力成本会以如此迅猛的速度上涨,中国年轻劳动力的供给会如此断崖式的下降。

现在的工业机器人 90% 以上还是靠进口,去年和前年从工厂下一个 100 台机器人的订单,不管多大的工厂,订单到货的时间都是 12 个月,这意味着全球所有的机器人厂商都面临着严重的产能不足,没有预估到中国工业领域升级的浪潮会来得这么迅猛。

那实在来不及怎么办?只能把产线迁到东南亚地区,这一趋势在过去两年里已经越来越明显。

当然在今天看起来,这一切都很容易理解,但我们在四年前刚开始做重度布局时,却面临了非常大的质疑和挑战,所以我们说独立思考是反人性的,也是要能顶住巨大压力和质疑的。

(二)、“short 中国”的人都亏了钱,,只有“long 中国”的人才赚了大钱

如果有这么一个国家:

1)经历了三十年的高速增长

2)人均 GDP 在 1 万美元,品质消费崛起

3)人口增速大幅放缓

4)经济面临衰退压力,大企业裁员应对

5)呼吁大幅减税,放松政府对通信、电力、金融、运输行业的管制

6)餐饮、零售、物流乃至投资业的从业者都以小散为主

7)传统制造业国际竞争力逐步衰退,PMI 采购经理指数(衡量制造业的最关键指数)也已经跌到了历史最低点

你可以猜猜看是哪个国家,并且想一想,如果你是做投资的或者企业的一把手,你会对这个国家未来的走势做什么样的判断?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会说,好的情况是这个国家会走入“中等收入陷阱”,差的情况就像拉美国家那样,面临经济的崩盘。

这个国家其实就是 80 年代的美国,和当下的中国也非常类似。

去年年底,绝大多数人对中国经济的判断都是悲观的。我周围一些朋友关掉了位于中国的企业,把资产往海外转移,创投圈更是各种寒冬论。可能你会说,最近三个涨停板啊,就拉起信仰了。但是在去年年底,有谁会真金白银地用自己的资金“long 中国”(看好中国市场,赌国运)?

(现场观众 A:买房)

(现场观众 B:卖房子增持已投的快要 A 股上市的公司股票)

(现场观众 C:100 万投了一个女装品牌,现在发展得还不错)

(现场观众 D:增持了 A 股、港股和美股的股票)

我们42章经的现场观众还是有很多人才的,但实际去年我发现,反而是美元的 LP 对中国的信心更强。

美国 LP 说:“过去 20 年,《华尔街日报》每过几年都说中国经济要崩盘,但是所有相信了的人,‘short 中国’的人都亏了钱,只有‘long 中国’的人才赚了大钱。”


图:美国历年 GDP 和研发支出 GDP 占比

在 1981 年,美国出现了一位伟大的总统,里根。美国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就是从里根时代开始的,而他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加大了在核心技术和研发领域的投资,尤其是对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的研发投入。

从上图绿色的曲线中可以看到,当年美国研发支出的 GDP 占比达到了 3%。通过在信息技术方面以及对产业升级的大力投入,美国迎来了从 1982 年到 1999 年近 20 年的迅猛增长。美国的零售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电子信息制造业,甚至包括第一产业的农业和养殖业,20 年间在技术和资本市场的驱动下实现从小散到规模化集约,诞生了一大批世界级的优秀企业,引领产业发展。我们研究后称之为,美国产业升级的黄金 20 年。

而中国现在的研发投入 GDP 占比是 2.16% 左右,和美国前些年的低线相比还偏低一些,所以我们更应该在这方面持续投入。

这里举两个“美国企业如何完成技术驱动的产业升级”的案例。

(责任编辑:陆志明)
下一篇:

【活动邀请】疫情与贸易摩擦下的石化供应链 | 2020全球化工供应链(中国)峰会

上一篇:

Uber 以31亿美金收购 Careem!中东史上最大退出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cnzbcg.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